获奖作品

在路上

浏览次数:3541次发布日期:2011-11-22


      车已经行得很远了,但在这空旷的原野上,却仍然能够听到那悲怆的击筑声,夹杂在呼啸的北风里,湮灭在无尽的荒草里……

                                         

      许多年来,我一直在找一些东西,因而同时也在找一些人,然而我至今也没有找到,于是我与许多人擦肩而过。我不了解他们,正如他们不了解我一样。

      我是一个浪迹天涯、击铗而歌的人。

      四海为家的人本该是无所顾忌的,就像我和盖聂论剑、鲁句践谈棋一样,道不同,自然可以拂袖而去,击剑怅然歌孤独之意。然而人生在世,总有一些事个人无法左右,譬如田光在我的面前自刎,逼我做他认为能实现我价值的事。为了全逝者之名,于是,我去见了太子丹。

      偌大的朝堂却是如此空旷,几乎让我觉得那个月下早已习惯背对他人的太子丹的影子外,再也没有其他存在,甚至包括我自己。我看着他就像看着镜中的自己,于是我忽然决定做一件“正经事”,不仅为了田光,也为了这个“自己”。

                                        

      我和秦舞阳坐在狭小的车内,任心神颠簸得厉害。秦舞阳百般无聊地轻敲着放在他身旁的木匣,手指极有韵律地点动着。好像里面装的不是樊於期的人头,而是一盒献给秦王的点心。

      我不禁想起了那晚樊於期毅然决然的神情。只因一席话,他就把身家性命轻易地交给一把“剑”,一把即将孤身面对三千甲胄徒有一搏之心的“剑”,连锋利与否都不知道。又何止是他一人,田光是这样,高渐离是这样,太子丹也是这样。我们像几颗夜空中闪烁的恒星,在命运的安排下相遇在一起,留与后人一段传奇。我不由握紧了袖中的卷轴,我似乎能感到那把剑的锋芒与冰凉。

      秦舞阳看见了我微颦的双眉,说道,士为知己者死,先生多年寂然一身,今天终于可以成就大业,诛暴君而名垂千古,可喜可贺。我默然,将木匣放在腋下,闭上了双眼。车窗外隐隐传来了喧嚣——咸阳城到了。

                                       

      那是一座称得上巍峨的宫殿,那是一扇连太阳也深陷进去的宫门,那是深入云端直抵天庭的宫阶,那是一只坐卧在深林的猛虎。所以,当秦舞阳面如土色,双腿打颤的时候,我并不奇怪。

      我径直走入大殿。

      嬴政正襟危坐,看到樊於期的人头微微叹了口气。我细细打量这只老虎,他憔悴的神情与太子丹何其相似。只是一瞬他又恢复了唯我独尊的霸气,但我足以顿悟,太子丹与嬴政终究和我不是同路人,是孤独让我产生了错觉。

      我决定为自己而战,顿悟的我仿佛不是历史的经历者而是旁观者,可以预见未来。我驾轻就熟地打开地图,图穷而匕现……

      世界上总有人相见不相识,相识却又不相知。我的眼前一片黑暗……

      公元前222年,秦军压境,燕国到处人心惶惶。然而城外易水之滨,一个人不合时宜击筑而歌。素缟胜雪,商音羽奏,悲怆绝然。
 

Copyright ©2011 全国作文大赛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07166号

联系电话:010-59893141 24小时咨询热线:13522223733 电子邮箱:qgzwds@126.com

公司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文慧园北路10号中国教育报刊社院(中教仪204室) 邮政编码:100082 技术支持:宽维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