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奖作品

那路

浏览次数:631次发布日期:2017-03-14

那路

云南大学附属中学星耀校区高三文1班 曾晗喆    指导教师:溥德鹤


那条路盘踞在山腰,与清风绿树作伴,不过那已经是曾经了。

那时候我常常一个人在这条路上踩着自行车,头上顶着蓝天白云,车轮子咕噜噜地滚向外婆家。路边玉米地里,有金色的向日葵在高高的玉米杆上探出头,乐呵呵的盯着太阳傻笑。微风吹过,阵阵松涛传来,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向日葵阳光般的味道车轮子在这个长长的缓坡上自顾自的转动,我伏在车座上,好像得了差时症一般,觉得这美妙的时间被无限拉长了。

这条路给了我一个独处的空间,在那些悠长的时间里,在那些花草树木的环绕下,我遇见了最自然最真实的自己的心。

或许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长久的,连一条路也是。不过多久,路边开始了城市规划改造的工程建设,供给松树生长的黄土一车车被拉走,玉米地被严肃而高大的挡墙所替代,骑车走在路上,要伸长脖子才能看到挡墙顶上的山坡,几棵元气大伤的松树在那里耷拉着……其实,这一切可能也没有变,即使没有阵阵松涛也可以塞耳机听音乐,即使没有带着向日葵花香的风吹来也可以一样把车骑得飞快直到带起一阵风,即使这条路被改变了,但是我的生活、所有人的生活都仍然在按部就班的走着。

最后,这个故事有一个悲伤而合情合理的结局。

在这片被季风气候掌控的土地上,猛烈的降雨说来就来了。那天天空的颜色让我难忘。铅灰色的天空看起来情绪凝重。雷声轰鸣,闪电肆虐。被挡墙束缚的山体正在一点一点吸收水分,一点一点变得松软沉甸。不知道是哪颗石头在雨水的冲刷下滚动了,还是哪颗松球从松树上掉落,这筋疲力尽不堪重负的半边山体轰然倒塌,那座严肃的挡墙在那些黄色的原住民面前,却也挡不住什么了。泥沙石块突兀的横亘在路边,像一座新生的山,可在我看来,那更像是被世界遗忘的呕吐物。黄色的泥浆顺着缓坡流了很远很远,像是这座曾经年轻硬朗的山的鲜血和泪水。我站在它们的对面看着这出悲剧的结局,眼前的血肉模糊的景象塞满了眼眶。看得出神时,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传入耳廓,回过神仔细倾听那声音却变得细微如蚊鸣,不过多时便被雨声所埋没了。

这条路的衰竭让我感到痛心,而更加令人痛心的是,这样的非自然衰竭时时上演,处处发生。我爱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爱这片土地上出产的每一种生物,却无法阻止它们由于我,或者我们的原因而离开这个世界,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充满遗憾的世界吧。如果说我们一直在向这个世界索取而且未付出一丁半点,那么到最后需要偿还的也许就是一个负担不起的数额。

但愿我们能够与世界形成良性循环的关系。但愿世界上年轻的山峰可以一直活到年老,每一棵树都可以拥有数不清的年轮,每一条路都可以与清风相伴与绿树相依,每一个人都可以尊敬并热爱这一切。

Copyright ©2011 全国作文大赛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07166号

联系电话: 400-607-0304 24小时咨询热线:13522223733 电子邮箱:qgzwds@126.com

公司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太平庄路27号 邮政编码:100082 技术支持:宽维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