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奖作品

背影

浏览次数:41次发布日期:2019-04-29


                      攀枝花市第七高级中学  沈柯含  高一

时光,就像是一把刀,用最锋利的刀刃,在脸上刻下一道道深深的划痕,让人感到触目惊心。任岁月无情肆意流逝,任春夏秋冬周而复始,那个背影在我的脑海中久久无法抹去。

第一次看到他时,是在教室的楼梯道中。他大约四十岁的模样,皮肤已经被阳光晒成了古铜色,眼睛已经深深地凹了进去。身上穿着一件已被洗得泛白的工作服,头上的汗水已将头发打湿,紧紧贴在他的脸颊。他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一手拿着灯管,一手扛着似乎比他高了两倍的梯子。到了班级门口,他将身上的东西放下,用手拢了拢零乱的头发,抬头看看我,笑了笑:“是你们班的灯坏了吧?”我点点头:“叔叔,不好意思麻烦了你啊!”他的嘴角扬了扬:“没事,不麻烦,这本就是我的工作。”说完,他便将梯子搭好,脚向地顺便一蹬,便爬了上去。抬头的霎那,我看见他背部的工作服已经被汗水打湿,不知不觉间,我竟发起了神。突然之间,我想到了父亲。

父亲,没有多少文凭,仅仅是一名普通的学校水电工,每当季节更替的时候,父亲就拿出一件件旧得已经脱色的汗衫。我嘴里吃着苹果,头靠着门框对父亲说:“爸,你这衣服都旧了,扔了吧!到时候重新再买一件。”父亲坚持地摇摇头:“不用买,不用买,我又不是你们年轻人,穿那么好干什么,这些衣服怎么了,我穿着舒服,刚好干活也方便。”说完,父亲拿好东西,穿上他那脱色的布鞋出门上班去了。我目送他的背影越来越远,逐渐消失在清晨的薄雾之中。人海茫茫之中,父亲似乎是那么渺小,背影似乎已经没有往日难么挺拔,是时光改变了这一切......

他从梯子上下来,用袖子擦了擦从脸庞流下的汗水,他的脸上泛起层层皱纹,对我们笑了笑,拍了拍身上的灰,感叹道:“没事了,好好学习吧!”说完他便收拾好东西转身离开。我呆在原地,有同学拍拍我的肩膀:“嘿!想什么呢?”我猛然回过神来,摇了摇头,目送着他扛着东西慢慢离去。

第二次遇见他,是在学校的食堂里。

那天天气很热,食堂里人来人往。当我和朋友手挽着手走进食堂,抬头一望便看见了他。他和平常一样穿着褪色的工作服,手中捧着他的饭盒,正在向窗口打量着什么。我走在队伍的后面等待着排队。我看着她,他时不时地上前,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欲言又止,旁边有一位男生不耐烦地推了推他,另一只手扶了扶脸上的眼镜,大声地冲他嚷道:“干嘛呢?我们都等着吃饭呢,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要打饭后面排队去!”他小心翼翼地捧着饭盒,脸上堆起微笑:“那个,同学......”  他还没有说完,那个男生便推开了他。他只好低下头退到了一边。看到了这一幕,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父亲的模样。

那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傍晚,父亲下班回到家中,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休息。我在书房中找书。不经意之间听到了父亲和母亲的谈话。温和的灯光洒落,映照在两个人的脸庞上,一切都是那么安谧,美好。母亲看着正在享用晚餐的父亲,目光柔情似水,她轻启薄唇问道:“今天工作还顺利吗?”父亲轻轻抿了一口酒,摇了摇头:“没事,都是小问题。”母亲低下头来,搓搓手:“那就好,那就好。”喝了酒的父亲,脸色开始微微泛红:“就是有几个毛头小子,我打饭时他们闹了半天......”不知为何父亲说着说着就不肯往下说了。我停下手中找书的动作,望向我的父亲,才发现他脸上的皱纹似乎又多了一些。我直起身子,咬咬嘴唇,抱着我的书准备回到我的房间,突然父亲挥挥手:“女儿,干嘛去?”我下意识的服了扶我的眼镜,抬起头:“我...我回房间看书。”父亲点点头,脸上浮现出微笑。

队伍不知不觉就缩短了,马上就轮到了我。想到这一切,我突然做出了一个决定。我伸手把他拉了过来:“叔叔,您先来吧,我不着急。”听到这句话,他失落的脸上立刻浮现出笑容,点点头:“小姑娘,谢谢你!”我笑了笑,觉得心里格外轻松。

从他的身上,我就好像看见了父亲的影子,那个整天忙碌工作的男人,那个整天在外受尽委屈,在家沉默寡言的男人。因为他知道自己肩上的责任。正所谓世间何物催人老,半是鸡声半马蹄。”时光总是匆匆,那个担起家中重担的男人终有一天也会老去,我想告诉他:你用你的身躯为我遮挡了十六年的风雨,若你输给了时间,我愿接过你身上的担子,因为我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小孩。您走进了我的记忆,您的背影映在时间的帷幕上,愿时光别这么快催您老,让这一切都定格在这一瞬间......


Copyright ©2011 全国作文大赛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07166号

联系电话: 400-607-0304 24小时咨询热线:13522223733 电子邮箱:qgzwds@126.com

公司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太平庄路27号 邮政编码:100082 技术支持:宽维网络